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隋末唐初剑侠录 > 八百一十五:二钦差夜闯金登观
  这洛阳知府听了,立刻就跑了出去,时间不太大,就领了十几个捕快走了进来。

  这些人进来了以后,立刻跪倒了给段无极和铁牛行礼。

  “钦差大人在上,小人们是这洛阳府的捕快班头。

  小人们参见钦差大老爷!”

  段无极见了一摆手。

  “好了,别参拜了,大家都起来吧。

  我有话要问你们,你们要如实回答呀。

  我且问你们,这洛阳府的那个贼盗,你们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

  那些捕快们听了摇了摇头。

  “回禀钦差大人的问话,这个我们还真不知道,如果我们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家乡何处的话。

  我们早把他的家眷抓住了,他敢如此猖狂作案的话。

  我们一定会报复他的家属的,即使我们做不到灭他九族,但杀他全家还是能做到的。

  如此恶贼,真是民愤极大呀!”

  段无极听了咧嘴一笑。

  “你们这些人的心也够狠的了,他一人犯罪,你们至于杀他全家吗?

  这不是有点儿太凶残了吗?”

  “钦差大人,那一点儿也不凶残呀!

  这个家伙作案多起,背负了那么多的人命,民愤极其大,就是杀他全家,那也没有人说什么呀!”

  段无极笑呵呵地说:“你们既然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他的家乡何处!

  那这个事儿还不好闹了呢!

  这人海茫茫,你们说咱们上哪儿找他去呀?

  哎!我说你们这些人,你们有人见过他长的什么模样的吗?”

  一个捕快听了连忙说:“钦差大人,小人我们几个见过他的模样儿。

  这个人二十四五岁,是一个长的模样还算不丑的小子。

  这小子细腰窄背,是一个长的十分消瘦的小子。

  这个人最大的特点是嘴唇上边有一颗拇指大的黑痣。

  这个人使一口单刀,刀法极其古怪难缠,十个二十个的捕快绝不是他的对手。

  这个小子武艺极其好,而且心狠手辣,那是一出手就伤人的性命呀!

  死在他手上的捕快,现在已经不下于十四五名了,提起了这个人,我们这些人都头疼呀!

  这个小子喜欢穿一身白色的衣服,因此,我们给他起了个绰号,叫他白花蛇。”

  段无极听了嘿嘿一笑。

  “你们别的本事没有,不过这个绰号起的还挺雅致的。

  现在我命令你们,你们要多派人手,四处寻找这个人的行踪,找着了你们不许惊扰他。

  抓捕他的任务,你们就交给我们吧。

  你们要多入民间,四处打探这个人的消息。

  让老百姓多帮忙,这个事儿就好办多了。”

  那些捕快们听了,连忙说:“大人,这抓捕他的事儿你真不用我们了吗?

  仅仅是让我们打探消息吗?”

  段无极听了点了点头。

  “不错,抓他根本就用不着你们,你们不要管那些事儿。

  只要把这个人的行踪查出来告诉我就行了。

  好了,这儿没有你们的什么事儿了,你们快出去调查去吧。

  查出情报来了,要快速地及时报我,万万不可耽误功夫呀。”

  这些捕快班头们听了,立刻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这些人点了点头,纷纷地退了下去了。

  看着这些人都出去了,段无极纽回头对铁牛说:“铁牛哥哥,这些人都走了,咱们哥儿俩也休息一会儿去吧,一旦有了消息,咱们哥儿俩就立刻出发!”

  铁牛听了嘿嘿一笑。

  “兄弟,那好吧!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咱们就找个地方先睡他一觉再说吧!

  等有了那个贼盗的消息,咱们再去抓捕他去吧!”

  铁牛望向那洛阳知府说:“你给我们哥儿俩安排个住处,我们要休息一会儿,一旦有了那消息,你要及时地通知我们,听清楚了吗!”

  哪洛阳知府听了点了点头。

  “那好吧,你们的话我都记住了,二位大人,那就随我来吧。

  你们就住在我的衙门里吧,有什么事情我好及时的向你们汇报呀!”

  两个人跟着洛阳知府,直奔后堂走来了。

  这钦差大人要来,这洛阳知府早有准备了,一切吃穿用度的地方,提前早就给准备好了。

  洛阳知府将他们领进了一个房间,然后笑呵呵的说:“二位钦差大人,这就是你们的房间,你们就进去休息去吧!

  如果缺少什么,你们尽管吱声儿,这门口儿有四个执勤役的差,他们随时听你们的使唤!”

  段无极用眼一扫,果然发现门口儿有四个执勤的差役,这些人一个个的挎着腰刀,一看就是这衙门里的捕快。

  段无极笑呵呵地说:“知府大人,你值班吧,我们进去休息去了,有什么情况,你要及时通知我们。”

  “钦差大人,你就放心吧。我不会误事儿的。”

  段无极和铁牛迈步走了进去。

  只见屋子里布置的可真豪华呀!

  偌大的屋子里有三个房间,外间屋摆着一张大八仙桌子,桌子上放着茶壶,茶碗。

  桌子的四周放着四把椅子,墙壁上挂着名人的字画。

  显得既雅致、有气派呀。

  里屋那就更豪华了,茶几上放着各种水果和点心,一共有七八盘之多呀。

  床上铺着干净的被褥,这些东西全是丝绸之品呀!

  躺在上面既舒服而又温暖呀!

  两个人的房间布置那是一样的,都属于那超级豪华的房间了。

  哥儿俩各自找了个屋子躺在了床上了,时间不大,就昏沉沉地进入了梦乡了。

  直到太阳落山的时候,这两个人也没有从屋里出来呀。

  人们都知道,钦差大人今天喝了许多的酒,这多睡上一会儿也属于正常的。

  到定更天的时候,那洛阳知府急匆匆地走过来了!

  知府大人问几个当差的人员说:“钦差大人还没有起来吗?”

  四个值班的人员听了摇了摇头。

  “回禀大人的问话,两位钦差大人始终没有出来呢。

  整个屋子里也没有任何的动静,大人,有什么事吗?

  有什么重要事儿的话,我们把钦差大人给你叫起来不就行了吗。”

  那洛阳知府听了摇了摇头。

  “钦差大人休息,我怎么敢打扰他呢。

  唉,这不打扰他又没有办法?真是急死我了。”

  这洛阳知府急得满院子直打转呀!

  正在这时,屋子里传出了段无极的声音了。

  “我说知府大人,你有什么事儿吗?有事儿就赶紧进来吧!万万不可耽误了大事儿呀。”

  那洛阳知府听了,立刻小跑儿向屋里奔去了。

  只见段无极正在床上盘膝而坐呢,那钦差大人哪有什么醉意呀!

  洛阳知府见了连忙说:“钦差大人,你是什么时候醒的呀?

  既然醒了,怎么不出去啊?”

  段无极听了微微一笑。

  “我们哥儿俩是武将,有那修炼内功的习惯,因此才没有出去。

  知府大人,有什么事儿吗?有就赶紧说吧,可千万不要耽误了正事儿呀!”

  洛阳知府听了赶忙说:“钦差大人,经过捕快们的侦察,那个贼盗的藏身之处已经查明白了。

  那个盗贼现在就住在城南边离城七八里的一个道观里呢,那个道观叫金登观。

  这个道观离周围的村子都有三四里地,是一个非常隐蔽的地方。

  那个道观院墙很高,是一个非常适合盗贼藏身的好地方呀!

  那些捕快们现在都在那个道观的四周监视着呢,一个捕快刚才派人来通知的我!

  钦差大人,你看这个事儿该怎么办呢?”

  段无极听了,“嗖”地一下从床上蹦了下来。

  “怎么办?把他抓回来不就完了吗?

  这有什么了不得的呀?

  知府大人,你且在这里休息,待我将他擒回来吧!

  明天早晨,你就开始升堂问案了,这个事儿我就不管了。”

  那洛阳知府听了咧嘴一笑。

  “钦差大人,既然这样的话,那就麻烦你了。

  不知道你这次前去,带多少的兵马呀!

  我立刻给你安排人手儿去,助你去擒拿他吧。”

  段无极听了摇了摇头。

  “知府大人,这个事儿你就别管了,擒拿一个小小的毛贼,哪还用得着那么费事呀!

  我一个人去就行了,去人多了也没用呀!”

  “钦差大人,你一个人前去冒险,我是实在有点儿不放心呀。

  你要是出了什么差错的话,我怎么向那朝廷交代呀?”

  段无极听了微微一笑。

  “放心吧!我不会有任何事儿的,你就在这儿喝着茶水等好消息吧!

  去的人多了,一旦惊扰了他,万一他跑了的话,这个事儿还不好闹了呢。”

  正在这时,铁牛从里屋走了出来。

  “兄弟,他们别人去你不放心,你一个人前去,我也不怎么放心呀!

  干脆咱们哥俩一块儿去吧,咱们哥儿俩相互配合的话,那是没有做不好的事儿呀!”

  段无极听了点了点头。

  “那好吧!铁牛哥哥,收拾收拾咱们马上就走吧。

  这种事儿宜快不宜迟,一旦让他再跑了的话,这个事儿还真麻烦了呢!”

  两个人随即收拾了起来,时间不大就收拾的紧身利落了。

  段无极将自己的大印和尚方宝剑交给了洛阳知府。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

  “知府大人,你替我保管着这两样东西吧!一会儿回来了我再找你要。”

  那洛阳知府接过两样东西看了一看,然后点了点头。

  “钦差大人,你就放心吧,只要有我的命在,这两样东西那是丢不了的。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你们就放心前去吧!

  祝你们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段无极笑呵呵的说:“那位报信的捕快在哪儿呢?

  现在就让他领着我们前去吧。”

  那洛阳知府听了,冲着外边高声喊道:“我说小六子,你还不赶紧给我进来吗!”

  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从外边跑了进来。

  “参见知府大人,知府大老爷,有什么事吗?”

  那洛阳知府听了微微一笑。

  “这两位是钦差大人,他们俩要前去捉贼,你就给他们领个道儿吧。”

  那个叫小六子的差伇听了,立刻跪倒跟段无极和铁牛见礼。

  “小人参见钦差大人。”

  段无极一把将他拉了起来。

  “行了、行了,不必多礼。

  我也比你大不了几岁,你说你行什么礼呀!”

  那个叫小六子的听了尴尬地一笑。

  “你们俩是钦差大老爷,地位比我们的知府大老爷还高许多呀!

  我们的知府大老爷见了你们都得一下跪,更何况是小人我呢?

  这对上风不行大礼,那是大不敬的,小人我还指望着这个差事吃饭呢!

  我可不敢犯那个错误呀!”

  段无极和铁牛跟着这个差役出了南城门,直向那贼人藏身的金登观奔来。

  此时夜已经深了,城里尚有零星的灯火,不过,城外却是漆黑一片呀!

  呼呼的西北风吹着,天气还有点儿寒冷呢。

  六七里的路,虽然道路漆黑一片,但一小会的功夫也就到了。

  走到离那金登观尚有二三百丈的位置,正好儿碰上了在旁边监视的捕快了。

  段无极小声地问:“那个贼人现在还在观里吗?”

  “大人,那个小子现在始终没有出来,还他娘地在里边呢!”

  段无极听了微微一笑。

  “铁牛哥哥,咱们马上就前去,咱们用踏雪无痕的功夫前去,万万不可弄出什么动静来啊!”

  铁牛听了点了点头。

  “知道、知道,这个还用嘱咐吗?”

  段无极与铁牛几乎同时拔出来了宝剑来了,两个人同时向前边的一个黑乎乎的院子冲去了。

  两个人刹那间就冲到了那观墙的外边了,只见这观墙十分得高大,少说也有一丈二三的高度呀,院子里静悄悄的,几乎没有一点的声音。

  段无极和铁牛相互望了一眼,几乎同时向高墙上冲去了,两个人轻轻地落在了墙头,然后向里边观看。

  只见在那正殿的位置,还亮着一点昏暗的灯光呢。

  两个人侧耳一听,里边还有听不太清楚的说话声呢。

  两个人“嗖”地从高墙上跳了下来,然后轻轻地落在了地上了,那是一点儿声息也没有呀!

  两个人持宝剑冲到了屋门旁,里边的说话声就听清楚了。

  就听一个老年道士说:“无量天尊,我说花蝴蝶,你最近在洛阳府做的案子可不少呀。

  像你这样胡作非为,恐怕早晚要遭天谴呀。

  要知道,一旦遭了天谴,那你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你虽然是我的徒弟,可贫道我也没有能力保护你呀。

  你要知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咱们道家虽然讲究以阴补阳,可是,却有不许杀戮无辜这一说呀。

  你现在在这洛阳府内,杀人越货,强奸姑娘,做的确实有违天合呀。

  你若再不收手,恐怕祸不远矣!

  我劝你携带金银远走高飞,找个地方做一个黎民百姓吧!

  要知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呀?

  这么段时间,你就杀死了二十多名姑娘了,这真是造孽呀!

  唉!为师我也老了,也管不了你什么了。

  这个事儿你就看着办吧!

  不过,我告诉你,最近我老是心惊肉跳的,真怕你出点什么意外呀?”

  那个年轻人听了微微一笑。

  “师父,你不用为我担心。

  就凭我的武艺,洛阳府的那些草包,他们就是都来了,我也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那些个蠢货,他们只是混饭吃的看门狗罢了。

  花大爷我虽然不敢说天下武功第一,但是,在这小小的洛阳府,我还真没有把那些家伙们放在心上。

  师父!你的忠告我记下了。

  我的事儿你就别管了,我再做上三起案子,我就离开这洛阳府了。

  因此以后,这个地方儿也就该平静了。”

  段无极听了,怒火中烧,抬腿猛地一脚将房门踢飞了!

  “我说花蝴蝶,你他娘地给我滚出来。

  今天我要抓差办案,捉你去洛阳府打官司。”

  《隋末唐初剑侠录》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手打吧!

  喜欢隋末唐初剑侠录请大家收藏:()隋末唐初剑侠录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