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温情一生只为你林帘 > 第1201章 没了
  凤泉镇有一条河,呈一个圆,把凤泉镇环绕,包裹。

  在河的一面,是凤泉镇,另一面是群山。

  而群山下是如凤泉镇一般的房子。

  山下的房子和河对面的房子用几座石桥衔接,不论是山里的人来,还是镇里的人去,都很方便。

  现在,就在河水流出去的湖泊的靠山那一面,围满了人。

  这些人都是镇上的摊贩,也有慕名而来的游客,以及特意为锦凤族的东西而来的人。

  比如说,林越。

  林越跑的快,加上个子不大,身体灵活,很快就挤到了前面。

  不过,她要到最前面那是不可能了。

  因为最前面早已被来的最快的摊贩占据,他们一个个形成一堵肉强,结实的挡住了后面的人。

  林越再想往前面挤,那是不可能了。

  “让让,让让。”

  林越出声,手往前面伸,可她发现,她竟然连手都伸不进去。

  可以说,前面的人是人挤人,紧的那是一点缝隙都没有。

  她个子本就不是很高,这里的人高矮参差不齐,但大多都是平均水平,这平均水平也就造成了,想看的看不到,不想看的一直在你面前晃。

  林越不放弃,手继续往前面伸,后面的人看见了,说:“小姑娘,别白费力气了,你进不去的,到这就得了吧。”

  听见这话,林越更是来了力气,“我想看看锦凤族的东西,我这是第一次来,我想要看。”

  “呵呵,你要看,等待会他们换好了你再看不也一样?”

  林越一愣,是啊。

  都是看,她换不了,那别人换的了。

  别人换了,她看到了那不也一样。

  “对,阿姨您说的对,我没有想到。”

  “我现在等着,不往前面挤了。”

  她放松,终于笑了。

  见她这傻乎乎的模样,后面的中年男女都笑了起来。

  林越看前方,不时垫脚,隐约可见前面的人。

  穿着不同于她们的衣服,头上也盘着外面没有的发,一张脸没有化妆,是那种最自然的日晒雨淋后的皮肤。

  有斑点,黄皮,但五官比常人好看不少。

  只是,这样的一张脸没有笑,没有快乐,悲伤,有的尽是冷漠。

  看着让人觉得,浑身带刺,不好惹。

  锦凤族。

  这就是锦凤族人?

  湛廉时带着宓宁,湛可可去了一家靠河的酒楼。

  这个酒楼正对河对面的人。

  准确的说,是正对站在石摊前的锦凤族人。

  河对面有一排石头做的摊面,似乎是专门用来摆摊卖东西的。

  现在锦凤族人就站在这石头做的摊面前。

  “哇,好多人呀。”

  湛可可被湛廉时抱着,她看着从这边河岸到对面河岸密密麻麻的人,眼睛睁大,很是惊奇。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宓宁也看着这满满的人,脸上是笑。

  她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但是,看见这样多的人,她心里有种愉悦感升起。

  因为,这一幕好像过年。

  喜庆的气息,喜庆的日子。

  湛廉时看着对面的人,相较于宓宁和湛可可的神色变化,他脸上没有什么变化,情绪也和平常一样。

  似乎,这样的热闹与他无关。

  “怎么有这么多人,可可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人,跟蚂蚁一样。”湛可可忍不住说。

  她的形容,特别生动。

  宓宁脸上的笑更是浓郁,“可可是第一次见吧。”

  “嗯!”

  “妈咪,家乡都是这样吗?”

  湛可可问着,眼睛看着这些人,一眨都不眨的。

  “不是。”

  “啊?不是吗?”

  湛可可终于转过视线看宓宁,惊奇了。

  “不是,至少不是每天。”

  宓宁视线也落在这些人身上。

  “不是每天,那……”

  “重要的节假日会这样热闹。”

  不等湛可可说完,宓宁便打断她,然后,她转头,看小丫头,“可可喜欢这样的热闹吗?”

  湛可可马不停蹄的点头,还连着点了好几下,“喜欢,可可喜欢这样的热闹。”

  “感觉好开心。”

  她声音里都是轻快,感染着宓宁。

  “妈咪也开心。”

  宓宁视线再次落在对面,那挤满了的人身上,她眉眼弯了。

  这样的热闹,像是一家人过了一个快快乐乐的年。

  她觉得很开心,很满足。

  湛廉时转眸,看着身旁的人。

  她在笑,这样的笑和以前不一样。

  如果笑可以打十分,快乐可以打十分,那么宓宁现在的笑和快乐,是十分。

  以前,是八分。

  大家都看着对面的锦凤族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那几个锦凤族人身上。

  不论远近,都让大家不愿意离开。

  天色渐渐暗下来,镇上的灯笼亮了,一盏盏,映在河水里,似一颗颗红彤彤的大苹果。

  一个小时,可能更多,对面的锦凤族人开始离开。

  大家看着,原本安静的气氛逐渐骚动。

  “锦凤族人走了,是换好了吗?”

  “肯定了!”

  “我听说她们来镇上就是换东西的,换完就走,一点都不耽搁。”

  “哎,好遗憾,我隔的这么远,都不知道她们拿了什么东西来。”

  “谁知道呢?除了那最近的,这么多人,都是干看着,有的还看都看不到。”

  “诺,你看看。”

  “……”

  有人出声,然后往四周看,可不,除了最开始离锦凤族人最近的人,没多少人看到锦凤族人拿的东西。

  “下次我一定早点来!”

  “早点?你是先知啊?能提前知道锦凤族的人来?”

  “这……”

  “……”

  宓宁听着下面人的话,看对面随着日落消失的人,她心底最深处动了下。

  锦凤族人的东西,很好。

  “妈咪,她们拿的是什么呀?”

  湛可可指着对面的人。

  此时,那石摊前,也就是之前锦凤族人站的位置,现在被凤泉镇的人给占了。

  这些占了位置的人,不是他们要取代锦凤族人的位置,而是要把刚刚换来的东西当场卖掉。

  现换现卖,这是凤泉镇早便定下来的规矩。

  不会有人说什么。

  即便摊贩漫天要价,也不会有人说不是。

  宓宁随着湛可可的视线看去,看见摊贩举起手中的东西,对看着他的人说话。

  这姿势,这动作,很像拍卖的。

  宓宁说:“她们拿的是货物,可以卖的。”

  “货物?什么货物?”

  湛可可满脑袋问号,很快,跟着问,“妈咪,我们可以去看吗?”

  宓宁看四周,锦凤族的人一走,那安静不见了,热闹弥漫在这一片,萦绕着每个人。

  她苦笑,“可可,我们去不了。”

  之前的人挤的不能挤了,也就不挤了。

  可现在,明明都挤不动了,大家还在往对面的摊贩那挤。

  她们想看看锦凤族人拿来的东西是什么东西,想看看自己能不能买。

  物以稀为贵。

  无疑,锦凤族人的东西足够引起这样的效果。

  “啊不可以吗?可可想去。”

  湛可可抱着湛廉时的脖子,在湛廉时脖子里蹭,撒娇。

  她真的很想去。

  宓宁看湛可可,摸她的小脑袋,“可可,不是爸爸妈妈不带你去,而是现在的情况我们去不了。”

  “你看,这么多人,我们除非能飞过去,否则,会变成肉饼。”

  湛可可随着宓宁指着的地方看去,小眉头皱的更紧了。

  她知道,她都知道,可她就是想嘛。

  湛廉时看怀里的人,“你有翅膀,爸爸就让带去。”

  湛可可眼睛一下亮了,但很快,不过两秒钟,小丫头眼里的亮光熄火。

  翅膀,她哪里有翅膀,她又不是大鸟。

  突然,湛可可想到什么,一下抬头,“爸爸,我们把大鸟开来吧!”

  “这样我们就能咻的飞到对面了。”

  宓宁愣了,她看着湛可可,怎么都想不到湛可可会想到这样的办法。

  把飞机开来,她是忘记飞机有多大了吗?

  湛廉时也看着湛可可,尤其是那一双单纯无比的眼睛。

  他说:“大鸟开来,不能咻的飞到对面,只能咻的飞到米兰。”

  湛可可,“……”

  热闹气氛越来越浓,各色小吃,玩耍的东西也都出现在凤泉镇大街小巷。

  这夜晚的凤泉镇明显比白天的凤泉镇热闹许多。

  当然,少不得今天锦凤族的人出现。

  但这夏季的夜晚,本就让人喜欢。

  随着夜色变浓,对面的东西似乎也卖的差不多,人开始往四周散开。

  宓宁说:“我们下去吧。”

  “嗯。”

  湛廉时抱着湛可可下楼,小丫头不能飞过去看锦凤族的东西,感到很失望。

  现在被湛廉时抱着都没什么精神。

  宓宁没说什么,她知道小丫头的性子。

  一会儿就好。

  一家三口下楼。

  而此时,对面,随着四周的人散开,林越终于挤到了前面。

  石摊面前。

  摊贩在数钱了,石摊上的东西,没了。

  林越看着这空落落的石摊,瞪大眼,“一个都没有了吗?!”

  她惊声,要多不敢相信就有多不敢相信,要多失望就有多失望。

  听见她的话,摊贩们都看过来,随之呵呵的笑。

  “小姑娘,下次手要快啊。”

  林越瞪圆了眼睛,“我刚刚手很快,我声音也很大,可你们都看不见我!”

  她被挤到后面了,她只有听的份,没有看的份,没有买的份。

  她真的绝望了。

  “呵呵,那没办法了,这锦凤族的东西,本身就是这样。”

  “你不快,就没了。”

  “我……我……你们一个都没了吗?”

  林越不相信,最主要的是,她在这等了几个小时,结果连东西的面都没见到。

  尤其是上锦布。

  “没有了小姑娘,你下次来吧。”

  有一个好心的老板娘,见她这失望难受的模样,劝她。

  林越是真的难受,她难受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我下次来可以,可是我不知道锦凤族的人什么时候来,也不知道她们下次来带不带上锦布。”

  “我很想要上锦布。”

  “上锦布?”

  那老板娘出声,看着她。

  :。: